木匠師傅咖啡夢 - 吳承祐

 

吳承祐

 

木匠師傅咖啡夢

刺耳的切割聲,在夜晚的深山裡顯得特別大聲,木工師傅吳承祐正細細的雕琢他的木製杯盤。

咖啡小農吳承祐:「這是一體成形的,它的耐用度跟它比較不會變形,在質感上他會比較紮實,用黏的成本會比較低,這是兩用的,你可以把它成為咖啡杯的杯墊,也可以成為放年糕的盤子。」

高中的時候他念的是職業學校,專業科目就是木工,基本功打得非常紮實,還得過全國性的木工大獎。吳承祐:「全國技能競賽銅牌獎,我認為是一個過程,那時我想既然讀了就要讀好。」

從這句話,也可以看出吳承祐的個性,就是做一件事,既然做了,就把它做好,其實除了做木工之外,吳承祐還有其他身分,咖啡店老闆。吳承祐:「白天以咖啡館為主,剩餘時間晚上才做木工。」

吳承祐:「這咖啡是我從海岸山脈種的咖啡,親手栽種的,喝一口咖啡,喝一、兩口咖啡後再喝白開水,就會呈現出咖啡的層次感,會比較容易呈現。」

 



和客人談咖啡,他有一肚子心得,而聊起裝潢家具那更是他老本行。顧客:「這些東西、桌子全都是自己做出來的?」吳承祐:「對、對、對,這桌子是漂流木,這椅子是用夾板,用一些創意。」

店面裝潢自己來,咖啡豆自己種,訪客們聽得一愣一愣的,無法想像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事,然而奇特事情背後藏著一段吳承祐尋找自我的故事;這一大片咖啡,都是吳承祐親手栽種。

吳承祐:「大概在7年前種的,一個洞一個苗,用鋤頭慢慢去種的。」記者:「這一邊你種了幾顆?」吳承祐:「這裡這一區110棵。」記者:「所以每一顆你都認識?」吳承祐:「對。」

對自家咖啡園裡的咖啡樹,每一株他都瞭若指掌。吳承祐:「腦海裡會有他們的影像,就是那顆是怎麼樣子,那顆是什麼樣子,也許就是真的像是我的小孩,他怎麼長大的我是很清楚的,土非常鬆,黑色表示它有機質很高。」

其實吳承祐種咖啡是機緣巧合,他高職畢業後在台北發展,憑著一手好技術,吳承祐做遍信義區的豪宅裝潢案,月薪甚至可達到6位數,錢雖然賺的多,但他內心卻有一份揮之不去的空洞感。

吳承祐:「賺錢其實是真的很好賺,可是在賺錢以外的事情我更感興趣,那時候在台北賺錢,可是失去了很多,我住在台北,住在我叔叔的房子,對面住的是誰我不認識,樓下住的是誰我也不認識,每天上班下班,很像人活著就只為了賺錢。」

那一年921地震,吳承祐上班的裝潢公司停工一個禮拜,趁著休假他返回池上老家沉澱。

吳承祐:「工作之餘就會上來透透氣、看看風景,在這裡有一個感覺,就是時間停止了,讓自己的心情會覺得沉靜下來,會思考一些未來想走的方向。」

大自然撫慰了吳承祐內心空白的那一塊,於是他決定留在故鄉發展不回台北了,回家之後,在一次社區活動中,他認識了一位開咖啡店的朋友,也認識了一位想種咖啡的朋友,自此吳承祐和咖啡結下了難以割捨的情緣。

吳承祐:「有夢想好,可是你要去想你有什麼條件去開咖啡店?你有一個有錢讓你燒的老爸讓你換經驗?還是你有跟別人不一樣的條件,以我的條件就是我爸爸、我阿公有土地讓我種咖啡,我有一技之長,我會做木工。」

吳承祐:「我40歲了,很多事情就是時間到了才能成,咖啡的事情想超久,也不是你想的那天就會成一個結果,可是那個意念和方向要清楚,你一定會到那裡,咖 啡有一個未知,就是我種出來的品質會好嗎?別人會認同嗎?它在市場有競爭嗎?所以我前5年我是以實驗的心態去看咖啡,我繼續做我的木工。」

吳承祐等待咖啡樹長大了等了7年,終於等到咖啡樹大到會長豆子,可以採收了,而且品質飽受好評,這讓吳承祐下定決心,全心投入咖啡事業。

記者:「什麼時候才確定就是咖啡了?」

吳承祐:「去年10月,有一股力量是就是要放下一切去做那件事情,去年11月到現在都沒有工作,我放下所有裝潢的事情,人家找我我都拒絕,我覺得老天爺在 考驗你,當你拒絕的那天,會有很多人打電話找你工作,你的心就在拉扯,我跟朋友講,我大概放掉50萬的工作,他們每個人都罵我神經病,我把它形容成老天爺 在考驗你。」

吳承祐面對的考驗還有家人,因為家人質疑為什麼有工作不做?也擔心萬一失敗了怎麼辦。吳承祐:「我這輩子聽別人的,我就沒有我想要做的,這樣是一個遺憾吧,我不成功了,最多我回來原點。」

吳爸爸:「這圓糯米,不是尖尖長長做甜粿,一定要圓糯米,長的不行,現在要去磨。」

吳承祐的爸媽雖然不能理解兒子的咖啡夢,但只要兒子有需要,兩老還是用行動給吳承祐最實際的支持,像這桶子裡的糯米漿,就是要拿來做年糕的,是吳承祐的點 子,要配咖啡吃。吳爸爸:「差不多2個鐘頭才會乾,2-3個鐘頭才會乾,不乾不行,乾了才能煮。」吳媽媽:「不要疊在一起。」吳爸爸:「要輪流攪拌才會 熟。」

吳承祐:「如果水分太多你就繼續煮,煮到最後夠了就停了。」

喝咖啡要配甜點,如果配西式糕點似乎太一般,吳承祐想到小時候幫媽媽做年糕,這個記憶給了他靈感,媽媽甜而不膩的年糕拿來配咖啡應該不錯吧。吳承祐:「這個是松木,油脂很多,我們拿來做火種,用打火機點,很快就著了。」

 



市面上的窯烤Pizza也給了吳承祐另一個靈感,媽媽的年糕用柴燒窯烤,必然有不同風味。吳承祐:「是我們一手創造出來的我們會更有感情,就像我在形容,就像是我生的小孩我把他照顧長大,這個窯是怎麼疊成的?它的結構是什麼?較耐火磚?它的結構我都知道。」

烤年糕的窯,也是他一磚一瓦親手堆砌。吳承祐:「這個歷程是很辛苦,就是都是我雙手去做,朋友看到都說你為什麼要做得那麼辛苦?可是對我來講他是很有意義的,我把他形容成一個完整吧。」

吳承祐的咖啡配上媽媽的年糕,這個組合雖然另類卻意外地搭配,讓吳承祐在台東縣政府舉辦的一個人的產地餐桌比賽一炮而紅,對吳承祐來說,他的咖啡夢不再只是夢想,現在也有了世俗的肯定。吳承祐:「從台北回來一直在找自己要什麼,我覺得還滿幸運的,現在終於找到了。」

吳承祐在咖啡裡體悟人生。吳承祐:「(咖啡)它有像人生,你在喝的同時是苦的,你去品嘗它,它裡面的韻味、它的花香,它裡面很特別的物質,另一個角度去看,咖啡也可以看到你的人生。」

回家12年,也摸索了12年,對吳承祐來說初期是苦澀的,但現在已經可以嘗到生命的香味。(TVBS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ne 的頭像
rene

傳說

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